• <track id="245pd"></track>
  • <nobr id="245pd"><optgroup id="245pd"></optgroup></nobr>
    <bdo id="245pd"><optgroup id="245pd"><dd id="245pd"></dd></optgroup></bdo>
    <option id="245pd"><span id="245pd"><em id="245pd"></em></span></option>

    <bdo id="245pd"><optgroup id="245pd"><dd id="245pd"></dd></optgroup></bdo>

    1. <nobr id="245pd"></nobr>
    2. <menuitem id="245pd"><optgroup id="245pd"></optgroup></menuitem>

      文章
      • 文章
      • 產品
      • 商鋪
      • 論壇
      • 視頻
      搜索
      |網站首頁| >> |敬亭山副刊| >>柏枧 • 散文 >> 【敬亭山副刊】有家如巢(散文)
      |敬亭山副刊|

      【敬亭山副刊】有家如巢(散文)

      时间:2023-05-30 22:59:58     作者:胡進【原创】   阅读

      胡  進

       

             我女兒說,阿婆死了,埋在泥土里了,阿婆變成泥土了。

        最后一次揭開岳母臉上的罩幔,妻失聲痛哭:“媽再讓我到哪去找你?”

        人生如寄,生死無常。因職業的關系,我見過很多生離死別的場景,告別過眾多相識不相識的老人,但面對盛放岳母骨灰的小木匣子,物化的現實讓我久久不能釋懷生命如此舉重若輕?

        我不信佛,但我寧可相信軀體之外仍有不老的魂靈,相信亡靈轉世輪回,否則,那窄薄如指掌的木板如何承載得起“音容宛在”?

        在護送遺骸回程的途中,一位老太太腰挎柴刀蹣跚著從路中間避讓開,零亂的步態讓人感覺到隨時隨地有仆倒的可能。我突然冒出一個想法:為什么死的偏偏是我的岳母?我不想對自己偏狹的念頭作任何道德的批判,岳母溘然而逝確實讓我們揪心而意外。

        第一次見到岳母是家父新歿的那年春節。那時妻還只是我的“女朋友”,我的小“家”尚未筑建,父親一去,大“家”已然分崩離析,我自嘲“惶惶然如喪家之犬”。妻寬慰道:“我媽也屬犬,也姓胡,是最善良的了,她不會為難你的!”果然,岳母的一句話讓我重新找回“家”的感覺。岳母對妻說:“人還不錯!痹滥秆哉Z不多,更多的是悉心照護,她為我準備了溫暖舒適的床,不時為我的火桶添加爐堂新撮出的木炭。我因此不再有拘束,幫襯著切菜,岳母笑著問我:“我們鄉下人燒菜吃不慣吧?”說到“鄉下人”,我后來才知道,岳家所在的潘家村因為“靠山吃山”,一貫比較富足,又因為水流,習慣稱宣城、灣址為“下”,過去姑娘“下”嫁要被村人笑話的,嚇唬未成年小女孩的話是:“你如果不聽話以后把你嫁到圩里去!”原因是山里人怕水,更怕水災。村里確實有人不解:“怎么好好一個姑娘嫁到宣城?”與潘家村一山之隔便是浙江臨安,姑娘嫁往浙江司空見慣,何況岳母本來就是浙江人。我只能就“緣”――緣賜予我一位明理的岳母大人。

            妻是我岳母最小的也是唯一親生女。岳母告訴我,當時有人勸她流產,在一位好心人的幫助下堅持生下了!拔覀儚男T她,她脾氣不好,你要多原諒她,多帶著她!泵看挝遗c妻發生齟齬,岳母都要斷定妻“脾氣不好”,老人家曾不只一次地告訴女兒:“你們倆吵嘴的時候不要回家來,我們收留你的!”有一次我和妻為小事又爭吵起來正值岳父母在我家小住,我聽見岳母在另一個房間勸說妻:“總是我們小時你脾氣慣壞了,你這樣吵叫我們怎能待下去?”妻這一回實在感到受了委曲:“你們總是罵我!哪有媽不幫自己的女兒說話的?”岳母也認真起來:“你再吵我就死了去!”我的眼淚止不住流下來,這是多么寬厚的母親襟懷?她真誠地袒護我倒使我內疚萬分。那以后,再和妻爭起來我可能會說:“你比我小,我讓你!”岳母的道德水準和為人母的樸直可謂極至頂峰。

        多年來的春節,我們都和岳父母在小山村里共同度過。山村寧靜平和猶如世外桃源,農電網改造前的那年春節,因為電壓低,我們連黑白電視也看不成,然而這點小小的遺憾遠敵不過濃濃親情,我在這里再一次打到了“家”的感覺。今年春節岳母的身體明顯不如往常,因為腦萎縮,老人家一時清醒一時糊涂,清醒的時候和我們談談自己的起居,問問我們的情況。但不管是清醒與否,她總愿意和我們靜靜地待在一塊。一天早起,她沒有看到仍在懶睡的我,便屋前屋后打我,可能因為著急一時又迷糊起來,她急急地追問家里人:“宣城那個胖子呢?怎么找不見他喲?當縣長去了么?”舐犢之情可見一斑。

        岳母一去,我和妻便再也找尋不到“家”。離開故土的人猶如勞燕,逢年過節總想回家棲憩,療救疲憊的身心,因此說“家”就是我們的溫床,就是我們的歸巢。


            簡介】:胡進,男,1958年出生,皖含山縣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安徽省作家協會理事,宣城市文聯原副主席,《敬亭山文藝》原主編,宣城文學叢書編委會主編。1982年畢業于安徽大學中文系。1987年開始發表作品,先后在《安徽文學》《雨花》《清明》《散文選刊》《廈門文學》《新安晚報》等全國報紙刊物發表散文、中短篇小說數十萬字。2010年12月安徽文藝出版社出版散文集《有家如巢》;2013年12月合肥工業大學出版社出版中篇小說集《我從山中來》;散文作品多次獲全國大獎;2014年《無言的結局》入選安徽省“首屆長篇小說精品工程(10部之一)”,并同年由安徽文藝出版社出版,在全國公開發行。


      01-胡進.jpg























      seo seo
      ×
      免费观看成年人偷窥短视频黄片|色狠狠一区二区三区色欲av|欧美大片免费观看app|
    3. <track id="245pd"></track>
    4. <nobr id="245pd"><optgroup id="245pd"></optgroup></nobr>
      <bdo id="245pd"><optgroup id="245pd"><dd id="245pd"></dd></optgroup></bdo>
      <option id="245pd"><span id="245pd"><em id="245pd"></em></span></option>

      <bdo id="245pd"><optgroup id="245pd"><dd id="245pd"></dd></optgroup></bdo>

      1. <nobr id="245pd"></nobr>
      2. <menuitem id="245pd"><optgroup id="245pd"></optgroup></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