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245pd"></track>
  • <nobr id="245pd"><optgroup id="245pd"></optgroup></nobr>
    <bdo id="245pd"><optgroup id="245pd"><dd id="245pd"></dd></optgroup></bdo>
    <option id="245pd"><span id="245pd"><em id="245pd"></em></span></option>

    <bdo id="245pd"><optgroup id="245pd"><dd id="245pd"></dd></optgroup></bdo>

    1. <nobr id="245pd"></nobr>
    2. <menuitem id="245pd"><optgroup id="245pd"></optgroup></menuitem>

      文章
      • 文章
      • 產品
      • 商鋪
      • 論壇
      • 視頻
      搜索
      |網站首頁| >> |敬亭山副刊| >>柏枧 • 散文 >> 【敬亭山副刊】博愛無言(散文)
      |敬亭山副刊|

      【敬亭山副刊】博愛無言(散文)

      时间:2017-07-16     【原创】   阅读

       胡     進


      當作岳父送終的逝者,可能這輩子就是他老人家了。其實我不做為他的女婿已經快五年了。

      全力撐持他女兒的這個家,他用自己的行動默默地做過,卻每每含著一汪流不出眼當然,他永遠是我女兒的外公。這一份親情是無法抹掉的。我從老人的突然離去,體會到他深深地不可磨滅的寂寞。(2009年1月7日星期三)他的病痛其實不至于要他的命。他用自裁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是不想給兒女們留下拖累,還是有意要給子女們留下遺憾?死亡來得毫無思想準備,因而我的思慮出現了短暫的空白,然后我對自己說,如果我和他的女兒婚姻不破裂,他這個冬天應該生活在我們身邊。他缺的不是久病床前的孝子,因為他還沒有臥床不起,他怕的是身邊沒有說話的人,他怕的是生病久了別人會厭棄他。果然幾天后,他的女兒我的前妻給我發來信息,她說如果她不離婚,他就生活在她的家,他就不會用這種方式同這個他滿心熱愛的世界訣別。前妻在另一條信息里告訴我,老人臨終前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的外孫女和我這個已經不是事實的女婿。我不知道他擔心的到底是什么,我女兒是他一手帶大的,他自然牽掛無限,可是我,雖獨自帶著他的外孫孤苦相依,卻已經不再是他的親人了。他博大的愛,愛及女兒、外孫女和女婿,卻不能挽回那個已然崩塌的家。老人一生是位有主張的人,只要他有辦法,他會拼盡眶的眼淚離別我們。

      2008年來看我女兒安妮,大概是他此生向我們辭行的末路。我當然沒料想這是他最后一次來我們家,雖然他聲稱自己“要死了”,可是見他依然健朗的聲調和步伐,也沒太在意這個“死”字,只是問他最近血壓高不高,有沒有按時吃藥。我留他吃午飯,他告訴我:這一陣子關節不好,手捉不住筷子。我說,你過去沒有關節炎的病,哪兒來的關節痛,是不是血壓出了問題?我當即帶他去市醫院診治,CT檢驗的結果是腦血管多路堵塞,需要住院治療。這個時候我前妻也趕來了,她見了老人便吼道:讓你不來你偏要來!你不知道我忙得不得了?老人大概是習慣了女兒這樣,默默不語地呆在那里什么也沒說,我見此情形按捺不住了,不無譏諷地對她說:“將來等他死了你給他做個大墓,表示你的孝順!是我帶他來檢查的,也沒一定讓你來呀!”前妻是個聰明靈動的人,她其實聽進了我的話。她放下手中的一切,將老人診斷好,自己駕車將老人送回家住院。這一次前妻花費了幾千元醫藥費,也沒跟她的哥哥們計較費用的問題,她跟我談起來的時候,我說,在老人生前多做一點,將來后悔就少。重養輕葬是我一貫的主張。老人這一次度過了劫難。

      我對老人也有過不敬重的時候。那一年我兒子退伍回來,我還不知其詳,老人卻將我兒子的情況搞得清楚明白。他對街坊的老奶奶們說,我兒子在南昌談了一個美女,還帶回那女孩子巨大的照片,看上去真像明星。并說是很快我兒子就要結婚了。老人不知道我最痛恨的就是我兒子的花心,自己還沒有立業就花心到身邊女孩不斷。老人在隔壁說得熱鬧的時候正被我全聽見了,我便著急在喊道:“爸爸!你怎么什么都跟別人說呢?”老人自覺理虧似地立即從隔壁回來,并沒生氣。事后我想,老人他口無遮攔是他的天性,對他人是從來不設防的,從來沒想過什么“家丑不可外揚”,他的真誠坦率不應該是我能指責的,倒是人際關系中良好的自然品性。為什么我們怕別人笑話呢?如果我們始終坦蕩做人,有什么人能笑話?

      我女兒都知道,外公每晚第一重要的是看天氣預報,為了能看天氣預報,祖孫倆常常要爭搶遙控器。我知道祖孫倆為這事是不可調和的,也是不必關注的,放完天氣預報就又親熱異常起來。當然我對他每晚必看天氣預報也不以為然,又不種田,看哪門子天氣?天氣預報之前的外公常會打起了呼嚕,女兒每每都笑外公的夢來得太快。其實也不是真睡,偶爾會睜眼看看電視新聞?匆娏它h和國家領導人都能認得清楚,那一天看到主席臺上有一個發言席,便問他外孫女:怎么還有姓發的?

      2007年來看我們的時候,老人帶來兩份禮物,是他親手采摘和制作的干筍。兩份干筍首先送一份給我,另一份給他女兒。他知道我喜歡吃筍,所以每年必然要為我準備一份。這一回我前妻不知是什么原因,又發了他的脾氣,說他,怎么這么沒志氣?你女兒已經同他離婚了,為什么總是來看他?這一回卻是我沒能忍受前妻的無端指摘:你干什么?老人來看自己的外孫女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再說我每回給他五十一百的,只當是他來回的路費,什么叫有志氣沒志氣?他就是一個社會老人,我給他一點資助也是應該的,你以為我會通過他來討好你?前妻其實本性善良,只是在家排行老幺任性而已,也沒再說什么。只是她這番話說得老人不再想在我這里吃午飯了。老人拎起自己的行囊,一步三回首地離開了我的家,我緊走幾步送他上出租車,他只想為我省錢,抬腳上了只收兩塊錢一趟的“達雅機”,我付錢后他哽咽著說,你帶安妮好好地過!隨即就舉手掩沒自己的兩眼,低頭不語,隨著三輪車突突突的聲響消失在我的眼前。

      老人有太多的割舍不下,只要他能走動,每年必定去一趟老家安慶,他自己其實生在江南,卻堅定不移地要認祖歸宗,他不辭辛勞數百里路程背回陳氏仁德堂家譜,敬奉在自己家中。直到末路臨近,他最割舍不下的就是他的孫子和外孫女。其實老人一輩子只喜歡孫子而并不看重孫女,更談不上外孫女。他喜歡安妮有多重原因,一來安妮是他幺女的唯一;二來是他一手帶大。大概從安妮滿月后,就是他帶著她“滿道跑”,走遍了大街小巷,見過千千萬萬面孔說過千言萬語,所以我女兒從小不怕生人,見人會說話敢說話不怯場;三來是他自己說“你三十八歲養安妮,我三十八歲養桂珍(幺女)”。他是服用安眠藥死的,他女兒告訴我,死后從他的衣服里搜出一張照片,是我們一家三口和他的合影,應該是他最珍愛的“全家!卑?他無言的舉止是否要告訴我們什么而又無能為?

      當晚我去看他的時候,他靜靜地躺在靈床上,我掀開他臉上的表紙,他卻沒再跟我說“你帶安妮好好地過!”。

      老人的大女婿送我出門的時候,握著我的手對我說:我還是只認你是妹夫!

      我想,老人他有大愛,卻為什么無言?


            【簡介】:胡進,男,1958年出生,皖含山縣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安徽省作家協會理事,宣城市文聯原副主席,《敬亭山文藝》原主編,宣城文學叢書編委會主編。1982年畢業于安徽大學中文系。1987年開始發表作品,先后在《安徽文學》《雨花》《清明》《散文選刊》《廈門文學》《新安晚報》等全國報紙刊物發表散文、中短篇小說數十萬字。2010年12月安徽文藝出版社出版散文集《有家如巢》;2013年12月合肥工業大學出版社出版中篇小說集《我從山中來》;散文作品多次獲全國大獎;2014年《無言的結局》入選安徽省“首屆長篇小說精品工程(10部之一)”,并同年由安徽文藝出版社出版,在全國公開發行。


      01-胡進.jpg




















      seo seo
      ×
      免费观看成年人偷窥短视频黄片|色狠狠一区二区三区色欲av|欧美大片免费观看app|
    3. <track id="245pd"></track>
    4. <nobr id="245pd"><optgroup id="245pd"></optgroup></nobr>
      <bdo id="245pd"><optgroup id="245pd"><dd id="245pd"></dd></optgroup></bdo>
      <option id="245pd"><span id="245pd"><em id="245pd"></em></span></option>

      <bdo id="245pd"><optgroup id="245pd"><dd id="245pd"></dd></optgroup></bdo>

      1. <nobr id="245pd"></nobr>
      2. <menuitem id="245pd"><optgroup id="245pd"></optgroup></menuitem>